七号到

自己把自己消灭的路途上,也活不透,亦看不懂

我准备放弃了,我是扶不起的阿斗,开始新生活

怎么办,穷途末路,两手空空,被困在冷死个人的冬天。

曾经幻想的美好十二月,现在是这个窘迫样,自己是不会好起来了么?

我不想回家过年,不敢回家,十年怕井绳。我承认会梦到有关在家回家。家再不该是我的依靠,也当然不会包容我的任何缺点。所以飘向何方都无所谓。我可以相信并坚定我是个感情淡漠的人,这样才能稍微不会歪东倒西失去重力。

此刻能想到的是谁来把我娶了当家庭主妇,我不想上班,什么都不想干

是什么决定了我的选择,又是什么导致的固定思维方式,我真心权衡不了利和弊,对和错。那就这样吧,反正不跟着自己的想法走还是会别扭,还是会绕到自己要的那个方向。

彻底的活在边缘,遥望人群,没有想象中的俯瞰,也没心平气和的平视,更不是可怜巴巴的仰望。
视眼是在穿过人群的那里,人群挡住了遥望的目的地。可遇不可求,不奢求人群散去。

一本正经的撒谎,希望一切都是真的。说着说着就必须当成真的做了。

无处安放的感性,好像一切都得遵从理性的条理安排

每天辛苦地做着无用功,徒劳。
怎么还钱?怎么挣钱。
可不可以向家里拿一点半点?不可以
房子快到期了。马上就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要是像偶像剧里一样就好了,多可笑,我活在现实中。
真真实实的窘迫,离绝路还有十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