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到

自己把自己消灭的路途上,也活不透,亦看不懂

一来家就怂了。动都懒得动

九点→11点→五点→11点半
我多久没睡这么长时间了

是不是要完蛋的节奏,怎么办,去哪找钱
我有什么超能力啊到底

凌晨追完剧,打开朋友圈,猝不及防的晚会热闹场景霸屏,每打开一个动态都会想自己要是还在,会是怎样。自己能不能去当主持。当初练着尤克里里想着要在晚会演奏才走呢。好像恍了神怎么这么快就离开了,慢慢理了理头绪,提前离开是必然的,那一堆压的自己快疯掉的枯燥扑面而来。

好像回家吃肉,做梦都梦到在家烤火吃肉了。在这里过得好苦又心酸

蜻蜓点水,不得深邃

最清醒的时光,献给你的玫瑰

那个带我来看房子的女人说,你在想什么呢。

我希望我能更好

我想看雪,却总是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