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到

自己把自己消灭的路途上,也活不透,亦看不懂

梦见个跟踪狂,吓死我了,幸好我爸来救我了,

能熬到年底么,如果我是自由人就滚了

不要在大半夜我无聊的时候撩我,会给别人错觉的。这样不好。

只有个不得不坚持的理由在硬撑。
迟早会奔溃的

我恐惧害怕

你在干嘛?
我在对所有事物无感

正被淹没

我适合什么,人啊,工作啊,事业啊
我喜欢发呆

如果没有,我能干什么

还没发工资,虽然也没什么期待,又是用来还账。
父母的三番询问发工资没,有钱吃饭没,不敏感的被触动,也不消极的想象自己的苦逼。脑子里略过越积越多的账,淡定的说,有的。二十五岁的人不该这么被惦记的,也感谢能被他们惦记着。好吧,自己还不够独立,不该这么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