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到

不结群 不习惯 不依赖

    田野与山间,除去田地里枯燥的劳作,想必那是无与伦比。还有六个月,此刻难以诉说的苦闷感快要把自己逼疯了,我形容不出来,身心无力感,漫漫倦怠感在细水长流。六个月之后,六月之中会给自己留下点啥子,我觉得我快变成傻子。
     能想到的是,愚蠢无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