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到

不结群 不习惯 不依赖

去年的这段时间我焦头烂额,咆哮的边缘。可能真的长了副可爱的样子,几近自己都憎恶的样子有被原始的无公害掩盖,别人无奈的笑自己也忍不住,说好的脾气呢。很愿意相信初始的自己是乐观的。强大的依赖感要一时间全部毁掉是有困难的。人生路漫漫,自己性子要强又敏感,做不了没心没肺,光卖弄可爱太煎熬,绞尽脑汁的远离可爱这个毒瘤。不可以笑不可以扎进人群,任何的好像舒适都不可以,显得太轻佻。过成现在的这幅孤僻样,是在走另一个极端吧。回想来,这也不是自己有意选择的,命运所驱。
比起每天嘻嘻哈哈的轻飘感,更愿意看似孤独的踏实感。人活一辈子,也就几十年,我身体不好还可能就快过了一半了。怎样都是一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