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到

自己把自己消灭的路途上,也活不透,亦看不懂

心情落到了冰点,开始想得太美太美,每到这时候就想想,该不该继续这些徒有其表的梦。憋着难受。好像一直都是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支撑到现在。现在要很务实的强行改变。不是哭出来就能好受些。好比走在路上突然路被全部撤掉般的失重感。过山车般的失重感,还不至于怀疑人生,但又很接近,就像做梦梦里那个后面追自己的人总是差那么一丢丢,碰到衣服了感觉死定了死定了,又有点远离,正准备放松一下又循环离那么一丢丢,那种紧迫感,绷紧的神经几近断裂。
要怎么说要怎么说才能说出心里堵住的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