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到

自己把自己消灭的路途上,也活不透,亦看不懂

想着大一傍晚去师大买东西,天黑了,在对面学校抄小路走在施工地的没有行人的泥泞路上,聊着可笑的高考,聊着遥远也不憧憬不期待不兴奋的毕业关于自己的想法。就像正在走的路,坑坑洼洼,周边黑暗与丁点星点充满未知危险,不再好高骛远看终点,只以最低标准要求自己,不摔倒就行走完就算了,反正来这也是算了随便的决定的,到了再说。大一的怎么可能在三年后可能了,这个所谓实现了,幻想过无数次的结果,从没预料过这结果的过程是此般,谈不上曲折,也不能说坎坷,不是有多难,是关于彷徨质疑妥协取舍的心路历程太漫长坎坷。就算把它当没有退路的赌注的假想,在得到结果也没有任何雀跃。拿着结果走了一段时间大体没有后悔却看到更多的荒唐,不仅因为周遭的糟糕,很多的是因为关于这个结果的目的,突然发现更远不可及,好像老天让自己来走这一遭是为了告诉自己,自己的想法有多可笑,多可笑,可笑。
因为太难,一切都太难。望不到边的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