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到

自己把自己消灭的路途上,也活不透,亦看不懂

晚到的叛逆,应不应该也都发泄了,愤懑结束的刻意冷战,时间洗礼过,不知觉中老爹的语气温和了客气了,猛的发现是不是大家角色都在悄然改变了,剩下来的回想起来是有那么一些些愧疚,也很感伤,如果自己能情商高点也不会有这一出出笑话。这就是长大和老去么,所谓更迭我们儿女该是挑起重担,同龄的都结婚生子了。自己还卡在这窘迫境地,这就是终日郁郁寡欢的结,只有时间能解。两年的时间,这困难的一年,泪在之前都流干了,所以欲哭无泪,也不是躲在被子哭的年纪。
这纵横交错这参差不齐,导致矛盾矛盾得揪心,揪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