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到

自己把自己消灭的路途上,也活不透,亦看不懂

太轻易心动,所以故作冷漠,恐惧四目相对,因为转眼即逝,不想太往心里去。起初不以为然,自己太能抓细节,控制不住有触动,有点乱阵脚,这不在原有的计划里,不该多想又不自主的不自然,悄然离开就是永别。理智占主导,冷静一下觉得一切可笑,放假归来,一切也变或不变,冷漠熬完冬天。春天里的自己,会好一点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