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到

自己把自己消灭的路途上,也活不透,亦看不懂

下午两点多,午觉已睡足,头脑清醒,可以开始英语,看不下去手机还放着选修的课程,太杂不好查单词,拿起专业书,版本会不会有点旧,立刻换好衣服,兜里还有两百块和一些零钱,背上背包,坐会。难道要开始准备备考了?接着就做这行了?望得见的满脸不开心,心里的方向可是那么远,或许时间紧迫自己还是一如既往接收时间抛给的庸俗。不过就去看看也不一定买,再说心里的向往还那么缥缈,要给自己留后路。找路线去目的地,一路站了四十来分钟没座位置,塞着耳机放着歌曲和没看完的课程,头晕的想吐,下公交走一公里,在路对面就看到了那栋楼在维修,结果店没了,没买成。不知所措,是冥冥之中么,买碗洋芋换个零钱,纠结纠结真实不知所措,最后嘛也没干,坐公交回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