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到

自己把自己消灭的路途上,也活不透,亦看不懂

又会想起被吓得眼泪都不敢流,深知不可能哭出声,所有一切都被恐惧占据了哪有空隙给自己流泪。说过无数次当然大多都是当做无关紧要的玩笑在说。恐惧的后遗症在相似的情景还会恐惧,它无处发泄掉。我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我宁愿遗忘掉,时间再流逝不具象的忧伤还是会在。我宁愿什么都没发生过,就算洗不掉。说我安静温柔永远是听过最暖心的安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