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到

自己把自己消灭的路途上,也活不透,亦看不懂

我做不到坦白,纯粹。
把自己藏的太久。
两天没好好吃饭了,一顿胡思乱想。
好不容易准备接受了,又好像隔阂
是有找机会说一遍,掏点耳机没有音乐的支撑,
回到现实又觉得搞笑
懒得解释,不想重新梳理说一遍。
自己要什么,都不知道的。
七月好似也蛮长,还没到,有时好想一下子就过去,好一个逃避的地方。
现在焦灼的吃了都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