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到

自己把自己消灭的路途上,也活不透,亦看不懂

这病是不是不会好,有伴了,我说不清什么感觉,只拼命撇清,不能依靠,不能依赖,不能回归傻白甜。要走的路还好远,我只会流泪逃避。还不够好,要怎么好白甩掉这病。如果好不了,三十我就走。三十也长,也慢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