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到

自己把自己消灭的路途上,也活不透,亦看不懂

午觉刚醒,心情好差,又又抑郁了。
梦到姑姑们在不远处,茶余饭后的八卦,说了其他人的怎么怎么好就无关紧要不想说了,我躲在暗处,聚精会神的听着他们是怎么说我的,概括来就是,我一无是处。什么都不会什么特长都没有,读这么久的书到头来怎么就去那个小县城。说到这我也很困惑,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要去那,准确的说我忘了我当初为什么就决定了那,一番的苦思冥想,想起来那个长长的遥不可及的梦想,我快要把他给忘了或者知道了不可能就藏起来了。想起了初衷还是依旧陷进那无尽的自己一无是处的抑郁里,自己真的一无是处庸俗至极。自己都可怜自己。但听到别人这样说着,心里也在暗暗的较劲,要努力,要努力,我这要命的自尊。
然后我就醒了,头一阵昏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