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到

自己把自己消灭的路途上,也活不透,亦看不懂

我要命的自尊心么,我不会告诉谁我有多脆弱不堪一击。我独立的踉踉跄跄,事实是我也不会依靠谁的,天生依赖体质又怎样,扭曲的心又怎样,要保全自己的自尊心先。此刻很清醒,虽然在深夜歌曲的催化会使得极端。那中午一小时的午觉,那个梦就在提醒自己,不可以依赖。生来就注定了抑郁,那就不反抗了,就接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