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到

自己把自己消灭的路途上,也活不透,亦看不懂

     你说的些自我鼓励都是自我安慰的良剂。你在车水马龙的路边安静得。晚间的乱想只会扰了入睡后唯美的梦。余烟缭绕。你习惯了被孤独的隐绳似要索命,也不会再想生与死,只温柔点的歌和感伤点的文会刻意的想起初中那会儿,你在喧闹的人群中蹲下盯着草坪上不起眼的小黄花发愣,泪有点太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