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到

自己把自己消灭的路途上,也活不透,亦看不懂

留着这夜里,应景的雨,让我自己胡思乱想。
不是不知道怎样维系关系,是没有让自己必须这样做的理由。
会想他是否真的喜欢自己这种人,是否合适。
那也问自己,自己喜欢他么,又觉得是否适合。
一整天不联系,故意不带手机出去打会球,一个人打的无聊了还故意走两趟远路买球,回来接着打。
回来看看手机没一条信息。我不会先联系的。半夜十二点还是先主动联系,回答了个冷冰冰的,嗯。嗯,那就嗯吧。之前暖心的要陪自己,还是自己去。心里凉凉我不会说的。自己也自由,这样想不知道有没有一丁点儿的安慰的成分。
回来看到的 平凡的世界 一二部,让自己安心的能在家里多待几天。时间过去了,也看不到当初的艰难苦涩,那些个所谓的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也就只是简简单单的过去而已,没有留下其他。接着还是照样的懒散懒惰不争气。使劲写着关于半个馒头的故事,也不会感同身受的流流泪忧忧郁,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样。
是不是太幸福的原因,或者说是不是自己感觉到的幸福太多,应该说是自己假想出来的幸福感有点爆棚了的原因。忘了本来该有的样子,这样子会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不用说都知道这样不好。自己这性子,本就该一个人,谁想会有个人闯来,也就欣然接受,以为会自然而然的好好的。可人类本就那样。靠近有点暖,不在了又更凉,自己从来一动不动,靠近与远离都取决于别人。这有什么好,我尝不到一点甜。为何要这样委屈自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