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到

自己把自己消灭的路途上,也活不透,亦看不懂

    突然会想怀念怀念以前不知疲倦的打乒乓球,此刻已无法感同身受当时雀跃的心情,只晓得那是乐此不疲。还有在晴空万里的夏季午后,手捧着 追风筝的人 来到教室,塞上耳机隔绝课堂上老师滔滔不绝的无关紧要的讲课,偷偷摸摸看着小说,下课铃是最悦耳的,看看大好的天气,同学们都纷纷散去,空荡荡的教室充满了舒适不以的分子,再次塞上耳机光明正大的昂首挺胸的接着看小说,心想以后可定会很怀念此时和此刻,果不其然。
    我还没说到画画的事呢,就想总结了,我觉得就一个词,向死而生。
    莫名的奇妙的填了高考志愿,也就莫名的奇妙的讨厌这个专业,临近实习的最后一个学期,通知了要搬校区才意识到自己过得是有多愚蠢,实习就意味着要毕业了,我把他比作  死亡 ,我知道很确切。一直很想打乒乓球,奈于没有同伴迟迟不敢一个人去,很想享受课后不被人打扰的沉浸于喜欢的书里,却总怕被人吐槽装逼。
    不久就要离开了,某刻不经意的想法   ,好想在离开之前画画自己的书桌 。  我从没在意过这个想法,在此之前都是在临摹,而且还临的不像模不像样。
     忘了是什么节日学校放假,寝室的人都走光了,只剩自己一人不想回家,盯了自己的书桌半天,戴上耳机打开音乐,拿起铅笔和画本,眼前的课桌在脑子里被不断的分割细化,我就纯粹的把脑子里分好的区域一个一个完成。耳机还在放着歌曲,我已听不见了,待画到瓶颈期时,才发现自己沉浸其中忘了时间和空间,音乐又再次响彻耳边。是的我花了一整个下午画完了我的书桌。我不惊讶我居然能画,我惊讶我不经意的小愿望居然能实现。
    按时间的顺序可能先是我鼓足勇气敢于冒着到那却没人愿和我打的空欢喜一场的风险,拿着球拍去球室,一次,两次,更多次。勇气的来源又像是下课了寝室的人收拾好要走人时自己终于说了,你们先走,我过会儿。千万次的脑补过说过这话后他们的冷嘲热讽和可怕的异样眼光,因为不再与她们同行意味着自己将开始别人看到自己独来独往式的孤独,哪个女生不是上个厕所都要带伴的。事实应该没有想象的那么夸张,一次,两次,独处的时光让自己如此神迷,之后开始接受自己的内向,不合群,也就淡然了别人的眼光,甚至不削。
    向死而生,每次有人愿意和自己打球,都很珍惜,每次去球室的路上,想象了太多次别人成双成对的打着球,自己被落下的恐惧,想到最后,觉着自己都快离开了,之后可定没机会碰球了,有什么比后悔更可怕的。憋着大口气厚脸皮的要加入,打球的自己是不知道疲倦的,很享受打球时自己坚定的心无旁骛的感觉,几小时连续都不带喘,这是有次比自己壮的男生要求要休息会,惊讶的问我不累么,才发现自己这么拼。哪敢累啊再不打就没机会啦。学校关门太早,没尽兴就要赶人走。
     我只晓得现在的自己,不画了,不打了,喜欢的不是小说,是散文随笔。如果我考得上,应该才会积极的向往神迷于兴趣当中,那时的兴趣才会延续以前的发光发亮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