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号到

自己把自己消灭的路途上,也活不透,亦看不懂

        幺幺前天回来,小早上上完课就回来了,我下班洗了衣服也回来了,妈去赶集卖衣服,爸值班。快退休的老头了还要他们去抄电表,太不体贴老人家了。
        回到家翻了个遍找吃的能吃的都不留,几个烂洋芋也不放过用油炸,想着厨房台面上怎么整洁了,果然什么调料都没有,放了点盐辣椒,酱油想了想还是到了点,呃吃着太咸了还大股焦味,该是怪那个酱油。 
        重点来了,五六点钟的样子,太阳倾斜照,幺幺要我去买菜,太阳太晃人了,想了下不如先去打下球,幺幺居然同意了他是有多无聊这几天在家。找了球拍和幺幺去楼下打乒乓球,有时会想笑自己装腔作势的动作,逐渐的,好多人家带着自家小朋友下楼散步,好不热闹。期间想到与乒乓球有关的美好,挺好。手机习惯性放球网边台下,手汗不自觉擦桌面,两个直拍球拍,幺幺当横排用,我打了会儿直拍,感觉不自在也横排拿法,下蹲视线接近桌网平行,专注力就来了,反手攻球拉球瞎猫碰到死耗子没出台没撞网,哎呀哎呀跑题了,之后有点累了天也快黑了的样子,收拾东西去菜市买点菜,好久好久没碰球了心情愉悦走路都带跳着的,一路闲聊到了电梯里,幺幺按了十九楼,又n+1次说自己老是以为自家是十七楼与与之有关的乌龙,就在要准备说的间隙,想到手机呢,大脑飞快过一遍,啊~放桌面上没拿,完完全全给忘了,此时电梯已经向上了,急死我了急死我了我要下一楼,脑袋乱作一锅粥,

评论